中国文明网】 |【河北文明网】 | 【设为首页
石墙上的杨柳青年画
发表时间:2018-02-26   来源:廊坊日报

  年关将至,年味渐浓。我突然间特别想念我家老屋石墙上的杨柳青年画。

  年画有三张,“连年有余”“哪吒闹海”“福禄寿”,贴在我家堂屋西间的石墙上。我回想上面的画面,“连年有余”画的是一个头上扎着两个发鬏的胖娃娃,怀里抱着一个大红鲤鱼。这是天津杨柳青年画的一个传统图样。我上网搜“杨柳青年画”,上面就有很多类似的画面。“哪吒闹海”是《西游记》里的经典故事,脚踩风火轮、头戴乾坤圈、臂绕混天绫、手持火尖枪的哪吒,是我小时候非常喜欢的一个形象。我不止一次地站在这张年画前端详,还细细地描摹在我的画本上。第三张“福禄寿”,我记得画面上是一位额头鼓鼓的老寿星,右手持着龙头杖,杖上拴着宝葫芦,左手托着水灵灵的大仙桃。梅花鹿从他身后探出头,仙鹤在他面前引颈拍翅,口衔灵芝站云端。

  这三张年画贴在我家石屋的西墙上,一贴就是几十年。前几年,老院里的石屋拆掉了,贴在墙上的那三张年画也随着石墙消失了。

  以前,我从未想起我家石墙上的年画,毕竟搬离老院也有将近三十年了。

  我家的老院子是鲁西南乡村最普通的小院,香台子跟前一棵皂荚树,枝繁叶茂,树枝伸到了三间石头垒成的堂屋房顶上。玉米秸编的篱笆帐把石屋隔成了三间。三张年画贴在西间床后面的石墙上。一到了年,家里大大小小的门上,贴的对联、门芯、门挂,以及锅屋里贴的灶王爷画像,都是从年集上买来的。和周围的邻居们家里贴的一模一样。唯独这三张杨柳青年画在我们那方圆几十里,都是独特的,从贴上去,就一直在那里。

  这三张年画伴着我的整个童年,在我的眼里,它们就像家里的大缸、墙上挂的镰刀一样平常。村子里的人们好像也没对这三张年画有过过分的惊奇或者太多的评论,似乎有人夸过这三张年画画得漂亮,感叹说,咱这里买不到啊。

  现在想想,这就是村里人的朴实和包容。别看他们整年面朝黄土背朝天,可他们的心胸大着呢。不管是外面来的人,还是外面来的物,他们都像那广阔的田野一样,容得下。

  贴有杨柳青年画的鲁西南村庄的小院,一定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家。我家的院子里长满了故事。我的父亲是天津下乡的知青,他只身一人来到农村的时候才十七岁。他就像一棵树,从天津移到了山东,从城市移到了农村。操着一口天津话的父亲,就这样扎根在了鲁西南的土地上。母亲是当地的,利索勤快,是务农的一把好手。

  文化背景、风俗习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组建的这个家,经营的这个小院,便有了许多文化与习俗的交融与碰撞。优美动听的评剧《花为媒》和吕剧、柳琴戏轮流在小院里响起;天津话与鲁西南方言在饭桌上飘荡;天津的大麻花和山东的煎饼摆在一个框子里;杨柳青年画和灶王爷的画像、门挂、门神贴在一个小院里……

  人生多奇妙,世事如梦呓。我再也看不到帖在我家老屋石墙上的年画了。

  唏嘘之余,年画也罢,老屋也罢,它们没有消失,在我的心里,院子还崭新,年画依然鲜艳夺目,皂荚树枝繁叶茂,伸到屋顶上的枝丫,被风一吹,吱嘎吱嘎地响着。(陈红)

责任编辑:黎光
相关报道

主题活动

微信|微博|网友互动

发送邮件: lfwmb2010@163.com
在线交流: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县级文明网
河北省廊坊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