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网】 |【河北文明网】 | 【设为首页
且说年关
发表时间:2018-02-26   来源:廊坊日报

  春节,卖对联的卖红灯笼的多起来,各种饰品应有尽有。街上也涌上很多的人,开始购买年货,年味越来越浓。空中到处弥漫着一种气息,仔细闻闻,隐约能嗅到儿时熟悉的东西,那一直令人无法忘怀的味道。

  近几年,许是因为生活节奏加快,许是科技巨大进步,传统在一定程度上被消解,一些旧有习俗在不知不觉中淡化了,退场了,远去了。

  现在过春节与以前有了不少变化,春节衍生出的年关这个词的内涵也相应发生了改变。关口,指通往一个地区的山口,隘路。语出《史记·滑稽列传》:“洛阳有武库、敖仓,当关口,天下咽喉。”年关,应该是指通往年节的“山口”。知道年关这个词还是在我小时候,那时日子艰难,解决吃穿是头等大事,是让大人们头疼的事,过节总要有别于平时,吃要相对丰盛,穿要崭新且光鲜。数算怎样过好春节,就有了过关的意思,它考验着许多家庭的主角们。

  那是分队之前,在农村,集体劳动,集体分享收获。“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过了腊八,我们家所在生产队就会宰猪,一个七口之家,过一次年,能分得二三十斤肉。作为孩子的我,有时还能要到一只猪的尿泡,把几个玉米粒放到它里面,然后吹起来,扎紧,等晾干了就可当球玩,球动还带响声。过年了,穿新衣,戴新帽,是孩子们的快乐,如果再有几挂鞭可以燃放,就更高兴得不行,吃的还在其次。给老人孩子添新衣,在当时就是一个农村家庭的大事,常听大人们为数算着怎么攒出这项钱而伤脑筋。一年到头,过年是大节日,一家老少高高兴兴比什么都重要,再为难,每一个家庭都不会亏着老的小的。

  除了买新衣置办年货,之前为生计欠下的大账小账,年节将至,账都要结的,能偿还清一定清,好轻轻松松过春节。如果不能还清,也要还一部分,并说明一下,来年有条件时偿还。一个农村家庭,落下饥荒,主要是孩子结婚,老人去世,或者家里有人生重病,再有就是建新房。举债是许多农村家庭都经历过的,它像一块石头常年压在一个个家庭的大人们心头,往往是一年顶一年。我记得我家也总有向邻里的东家西家借钱的时候,百八十块的,几百的,都有过,一般麦收后或者收秋后能还清,也有离年傍近才勉强凑齐了给人家送去,账不隔年。我看过父母因为借钱怵头,和还清外账时而轻松,艰辛让一个家庭之舟在生活的风浪里飘摇。

  过去人们过年,对于一些人就是渡关,过的不是由人把守的关隘,而是生活的坎,大坎小坎,年一个接一个,坎也是一个接一个。与以前相同的是,现在过年也有关,不同的是关形式变了,关的内涵变了。

  人们的生活水平在不断提高,交通越来越便利,节日旅游正在兴起,渐成为时尚。春节期间,北方人去海南等南方旅游,南方人去哈尔滨等北方度假,正成为潮流。回家过年的大军,与节日旅游团相叠加,交通每年都倍受关注,购票难,车辆延误,交通拥堵……如一个个顽疾,一年年考验着我们。不出游不好玩,不回家不行,向南,向北,往东,往西,几十亿人次的出发队伍多么浩荡,机场、站台、停车场都是人的海洋,行路难,是春节绕不过去的关。随着高速公路和高铁线建设,出行正逐步改善,如果避开高峰期它已不再是什么问题,可就是春节,这个传统节日仿佛一个指挥棒,每年都调动着巨大的人群迁徙,人们在奔波中实现着心里的梦。

  春节,我们一边送走寒冬,一边期盼着和风吹拂;过年,我们左手翻过旧日历,右手掀开新一天。它们是节点是结束,更是开始是出发,年关何尝不是呢?年关多像一道门,门里是逝去了的将成为珍贵回忆,门外扑面而来,不管我们接受不接受,它都会被敞开,喜欢的不喜欢的一起来。主要是我们如何对待,未来生活的关口就像一道道数学题。(井秋峰)

责任编辑:黎光
相关报道

主题活动

微信|微博|网友互动

发送邮件: lfwmb2010@163.com
在线交流: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县级文明网
河北省廊坊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