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网】 |【河北文明网】 | 【设为首页
大城县任素云:柔弱双肩挑起家庭重担
发表时间:2018-01-04   来源:廊坊文明网

  今年67岁的任素云是大城县大尚屯镇后街村的一名平凡妇女,她相貌普通,识字不多,但她的故事却感动了全县人民。2013年,她获大城县大尚屯镇“道德模范”称号,在2016年度河北省文明家庭表彰大会上,任素云家庭获得省级文明家庭荣誉称号。

  初次见任素云时,人们或许对她没有多少特殊的印象,但就是这样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农妇,用柔弱的双肩承担起照顾整个家的重担,她那布满皱纹的脸上记载了婚后经历的风风雨雨。然而,当年华逝去,青春不再,她早已忘记自己是怎样走过苦难的。迈入2018年,年近古稀的她依然为将来做打算,只希望这个家能越来越好,日子越来越舒心。

  因为是儿媳,她为公婆养老送终

  这些年来,后街村的乡亲们都说吕乱僧有福气,娶了一个能干又识大体的媳妇。说起任素云的感人事迹,男女老少们总有说不完的话:照顾公婆、张罗小叔子的婚事、照顾侄子侄女等等。一位年长者还感慨地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他们家似乎比别人家更难,一个男人都可能坚持不下来,更何况她一个女人,可是她却毫无怨言,真是太不容易了。”

  回想起结婚的时候,三间土坯房在任素云的记忆里是最深刻的。房子的变迁记录了她几十年的苦辣酸甜。“没什么彩礼,也没钱,他们一家五口人挤在三间土坯房里。我丈夫是复员军人,也没有像样的工作,1970年,我们稀里糊涂地结婚了。”她回忆道。

  那年,任素云才19岁,懵懂的她不知道婚姻意味着什么。然而,进了婆家她才知道,生活没有想象中那样简单。“结婚之后,我丈夫就去杨柳青一家运输公司上班了,常年不回来,公公婆婆年纪大,身体不好,得需要人照顾,两个小叔子已经到了结婚的年纪,可是家里太穷,找不到合适的媳妇,家里的大事小情得靠我一个人张罗。”

  此后,任素云像村里其他的妇女一样,收拾家务、种地、孝敬公公婆婆、照顾两个小叔子。平淡的日子总是有苦有累,起初,她有些不太适应,但几年后,一个女儿、两个儿子的到来给家里增添了几分欢乐,任素云觉得生活有了“奔头”,浑身充满了劲头。让这个贫穷的家变好一直是她最大的心愿。然而,困难接踵而至,让任素云陷入了谷底。

  “我30岁那年冬天,婆婆去世了,把老人送走后,第二年夏天,公公也没了。当时,家里没钱,我们夫妻俩快愁死了。”不想让公婆走得太寒酸,任素云选择“为难”自己,她借遍了亲戚朋友、街坊邻居,还遇到了很多好心人的帮助,这才把事情办好。

  接下来的日子很辛苦,吕乱僧一直在外上班,任素云就承担起家里的重担,种地、做手工,打零工、修砖道、跑工地,只要是能挣钱的活,她都做过。赵本山的小品《相亲》中有几句台词:当爹又当妈,挣钱不敢花,白天下地干活儿累了一身臭汗,晚上回到家里还得做菜做饭,缝缝补补洗洗涮涮,喂鸡打狗赶猪上圈,把孩子都拉扯大了,我也就成老豆角子——干瘪了。听到这些插科打诨的话,人们可能只是笑笑,但是,话语的背后承载着一个人日日夜夜的付出。这,就是对任素云的恰当描述。

  因为是大嫂,她帮两位小叔子娶媳妇

  常言道:长兄如父,长嫂如母。但是,任素云比丈夫小6岁,年纪和丈夫的三弟吕奎元一样大,比二弟吕家安小4岁。但作为大嫂,任素云一直关心着他们,特别是婚姻大事。然而,贫困的家庭、两个小叔子都过了适婚的年龄,成了任素云犯难的主要原因。

  “不能让二弟、三弟单身一辈子,我帮他们找媳妇!”任素云坚定了这个信念,她走东家、串西家,托附近几个村的媒人,先给吕奎元介绍对象。只要听说哪家还有待嫁的姑娘,她就托人去牵红线,好几次,她甚至动了去外地找媳妇的念头。

  皇天不负有心人,任素云的努力终于得到了回报,邻村一户人家同意把女儿嫁给三弟,条件是婆家要拿出体面的彩礼钱。吕家人高兴之余,也为彩礼钱担忧。“婆婆是头年腊月去世的,三弟是第二年农历三月结婚的,对我们这样的家庭来说,实在负担不起。最后没办法,为了让弟弟顺利成婚,我们只能找亲戚凑,找邻居借,欠了不少债。”任素云无奈地说。

  后来,吕奎元的婚事促成了,任素云却搭上了自己刚盖好的三间砖房。原来,有了女儿、儿子之后,她们夫妻俩就开始攒钱盖房,毕竟添人口了,再和弟弟挤在三间土坯房中实在不方便。吕乱僧在外努力挣钱,任素云在家省吃俭用,紧张了几年,终于把房子盖起来了。吕奎元结婚的时候,他们不想住土坯房,就跟任素云商量换房住。作为大嫂,考虑到小两口的情况,任素云就让他们搬进了新房,自己和丈夫、孩子、公公、二弟吕家安住在土坯房里。”

  “住哪儿无所谓,只要他们小两口过得好就行。”任素云这样评价自己的决定。

  解决了吕奎元的婚事,吕家安更令任素云犯愁。吕家安本身木讷,始终找不到合适的对象。他42岁那年,领回家一个患大脑炎后遗症的东北姑娘,比他小18岁。初次见面,任素云面露难色,这个姑娘手脚僵硬,口水湿了衣服,连上厕所都要别人伺候。一个连自己都无法照顾的人怎么能照顾家庭?但是没有别的办法,就这样,一个特殊的家庭组成了。吕家安结婚后,为方面他们生活,任素云又把土坯房让给了他们,自己重新攒钱盖房,谋了新的住处。

  因为一声“妈妈”,她付出多少日夜操劳

  在生活中,吕家安一家最令任素云操心。2年后,吕家安的女儿、任素云的侄女吕美静出生,父母尚不能照顾自己,怎么能照顾新生儿呢?想到这些,她义不容辞地接下了重任。

  穿衣、喂奶、换尿布、哄睡……任素云把侄女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照顾得仔细入微。1年后,吕美静长成了个活泼可爱的“小大人”,开始学步,开始学说话,她竟然喊任素云“妈妈”,令她感动不已。“下地干活时,我就让女儿吕美丽看着小妹妹,我打心眼儿里喜欢这个侄女,一会看不见就怪想的。为这个,美丽老是‘吃醋’。”任素云笑着说。

  侄女7岁时,二弟媳再次怀孕。当时,正赶上任素云的儿子吕立辉即将结婚,她正闹腿病,走路十分困难。她原本想,等孩子生下来后,就让二弟夫妻俩自己养,她实在没能力帮忙。但是,一天夜里,她刚睡下,吕家安就急急忙忙叫门说弟媳要生了,等她一瘸一拐地赶过去后,弟媳早已把孩子生在了院子里,脐带还连着胎盘。她赶紧让人把弟媳抬进屋里,自己则抱起了地上的男婴,用白酒、白线给孩子剪了脐带。等一切弄完,天已经亮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任素云不放心,总跑过去看孩子,帮弟媳喂奶、换尿布。但是,不知怎么的,小家伙越长越瘦,总是哭闹不止。任素云的心又软了,于是把孩子抱回了自己家,一边照顾孩子,一边操持儿子的婚事。等儿子的婚事办完后,她瘦了十多斤。

  在任素云的关爱下,两个孩子慢慢长大,他们也把任素云当成妈妈,“母子间”亲密不已。侄女、侄子到了上学的年纪,她负责接送;天冷了,她提前准备好棉衣;生病了,她忙前忙后,比谁都着急。

  转眼十几年过去了,大侄女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为了以后能方便照应父母,任素云说服了侄女,为她在邻村订了亲。2011年冬天,侄女出嫁,任素云按照当地的习俗,像亲生母亲一样,为侄女做新棉被,购买了结婚用品,操办了酒席,还在自己有限的家用中挤出了5000多元钱,为侄女购买了一台电脑和一辆电动车作为陪嫁。结婚当天,任素云看着披上嫁衣的侄女,内心感慨万千。侄女也抱着她久久不能放开,这感情既有不舍又有感激。

  因为一份责任,她给自己定下新的计划

  如今,任素云的孙子孙女都长大了,不需要自己操心了,只有二弟的儿子、20岁的侄子吕立伟最令她惦念。迈进新一年,她开始为侄子的将来做打算,计划为他盖房、找对象、找工作。其实,公婆的丧事,小叔子们的婚事让任素云和丈夫背负了不小的债,30多年来,她把每一分钱掰成两半花,只有儿女们成家后,才稍微缓缓手。为侄子,她又要过上捉襟见肘的日子。

  对此,有人劝任素云说,“你年纪越来越大,该享清福了,还是让侄子自己打拼吧。”但她却认为,等孩子们都有了自己的满意人生后,她这个母亲才能真正地放松下来。

  说起妻子多年的艰辛,今年73岁的吕乱僧双眼湿润了,看到丈夫的表情,任素云也转过头抹起了眼泪。或许,眼泪是两位老人发泄感情的最好方式,也是对记者最好的回答。

  顿了一下,任素云的脸上又恢复了往日的乐观,她说,等侄子结婚后,自己和丈夫也老了,就在家务农,想孩子们了就叫他们回家看看。这样的简单日子,她很知足也很向往。(陈彩燕 武香君)

责任编辑:黎光
相关报道

主题活动

博客|微博|网友互动

发送邮件: lfwmb2010@163.com
在线交流: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县级文明网
地方文明网
河北省廊坊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办